孔丘家语 卷黄金年代 王言解第三
  
  【原文】
  孔丘闲居,曾子舆侍①。万世师表曰:“参乎,今之君子,唯士与先生之言可闻也。至于君子之言者,希也。於乎!吾以王言之,其不出户牖②而化天下。”
  曾子舆起,下席而对曰:“敢问何谓王之言?”孔夫子不应。曾子舆曰:“侍夫子之闲也难,是以敢问。”孔仲尼又不应。曾子舆肃但是惧,抠③衣而退,负席而立。
  有顷,孔圣人叹息,顾谓曾参曰:“参,汝可语明王之道与?”曾子舆曰:“非敢以为足也,请因所闻而学焉。”
  子曰:“居,吾语汝!夫道者,所以明德也。德者,所以尊道也。是以非德道不尊,非道德不明。虽有国之良马,不以其道服乘④之,无法道里。虽有博地众民,不以其道治之,不得以至霸王。是故,昔者明王内修七教⑤,外行三至。七教修,然后可以守;三至行,然后能够征。明王之道,其守也,则必折冲⑥千里之外;其征也,则必还师衽席之上。故曰内修七教而上不劳,外行三至而财不费。此之谓明王之道也。”
  曾参曰:“不劳不费之谓明王,可得闻乎?”
  孔子曰:“昔者帝舜左禹而右皋陶⑦,不下席而全世界治,夫如此,何上之劳乎?政之不平,君之患也;令之不行,臣之罪也。若乃十一而税,用民之力,岁可是四日。入山泽以其时而无征,关讥⑧市酆皆不收赋,此则生财之路,而明王节之,何财之费乎?”
  曾子舆曰:“敢问何谓七教?”
  万世师表曰:“上尊敬老人则下益孝,上尊齿则下益悌,上乐施则下益宽,上亲贤则下择友,上好德则下不隐,上恶贪则下耻争,上廉让则下耻节,此之谓七教。七教者,治民之本也。政治和宗教定,则本正也。凡上者,民之表⑨也,表正则何物不正?是故,人君先立仁于己,然后大夫忠而士信,民敦俗璞,男悫⑩而女贞。六者,教之致也,布诸天下四方而不怨,纳诸平时之室而不塞。等之以礼,立之以义,行之以顺,则民之弃恶如汤之灌雪焉。”
  曾子舆曰:“道则至矣,弟子不足以明之。”
  孔丘曰:“参以为姑止乎?又有焉。昔者明王之治民也,法必裂地以封之,分属以理之,然后贤民无所隐,暴民无所伏。使有司日省而时考之,进用贤良,退贬不肖,则贤者悦而不肖者惧。哀鳏夫寡妇,养孤独,恤贫窭,诱孝悌,选技巧。此七者修,则四海之内无刑民矣。上之亲下也,如兄弟之于腹心;下之亲上也,如幼子之于慈母矣。上下相亲这么,故令则从,施则行,民怀其德,近者悦服,远者来附,政之致也。夫布指知寸,布手知尺,舒肘知寻,斯不远之则也。周制,三百步为里,千步为井,三井而埒,埒三而矩,五十里而都,封百里而有国,乃为福积资求焉,恤行者有亡。是以西戎诸夏,虽衣冠差异,言语不合,莫不白城。故曰无市而民不乏,无刑而民不乱。田猎罩弋,非以盈皇宫也;征敛百姓,非以盈府库也。惨怛以补不足,礼节以损有余。多信而寡貌,其礼可守,其言可覆,其迹可履。如饥而食,如渴而饮。民之信之,如寒暑之必验。故视远若迩,非道迩也,见明德也。是故兵革不动而威,用利不施而亲,万民怀其惠。此之谓明王之守,折冲千里之外者也。”
  曾子舆曰:“敢问何谓三至?”
  尼父曰:“至礼不让,而全世界治;至赏不费,而全球士悦;至乐无声,而天下民和。明王笃行三至,故天下之君可得而知,天下之士可得而臣,天下之民可得而用。”
  曾参曰:“敢问此义何谓?”
  孔圣人曰:“古者明王必尽知天下良士之名,既知其名,又知其实,又知其数及其所在焉,然后因天下之爵以尊之,此之谓至礼不让而天下治。因天下之禄以富天下之士,此之谓至赏不费而全世界之士悦。如此,则天下之民名誉兴焉,此之谓至乐无声而天下之民和。故曰:‘所谓天下之至仁者,能合天下之至亲也。所谓全世界之至知者,能用天下之至和者也。所谓满世界之至明者,能举天下之至贤者也。’此三者咸通,然后能够征。是故仁者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爱人,智者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知贤,贤政者莫斯科大学乎官能。有土之君修此三者,则四海之内部供应命而已矣。夫明王之所征,必道之所废者也。是故诛其君而改其政,吊其民而不夺其财。故明王之政,犹时雨之降,降低到则民悦矣。是故行施弥博,得亲弥众,此之谓还师衽席之上。”
  
  【注释】
  ①曾子:春秋鲁人。字子舆,尼父弟子。侍:《大戴礼记》作“得”,意为等到。
  ②户牖:门窗。
  ③抠:用手挖。此作提讲。
  ④服乘:使用,指驾驶或骑乘。
  ⑤七教:指后文所说的尊敬老人、尊齿、乐施、亲贤、好德、恶贪、廉让三种教育。
  ⑥折冲:使敌人的战车的前边撤。即击退仇人。
  ⑦皋陶:也称咎繇。故事为舜的大臣,掌刑狱之事。
  ⑧关讥:在关口设置界卡检查行旅。
  ⑨表:表率。
  ⑩悫:诚实、谨慎。
  寻:衡量单位,两臂伸开为后生可畏寻。
  福积资求:积存生活素材。一本“求”作“裘”,《大戴礼记·主言》作“畜积衣裘”。
关于君子之言者。  东夷:代指四方少数民族。诸夏:周王室分封的诸国。指中原部族。蛮:隋朝对南方少数民族的贬称。夷:清代对东方少数民族的贬称。
关于君子之言者。  罩:捕鱼或鸟的竹器。弋:以绳系箭而射。旧注:“罩,鱼笼,掩网。弋,缴射也。”
  礼节:以礼来节制。
关于君子之言者。  衽席之上:旧注:“言安安而无忧也。”衽席:坐席。
  
  【译文】
  孔仲尼在家赋闲,弟子曾子在身边陪侍。孔夫子说:“曾参啊!当今身居高位的人,只能听到士和医师的发言,至于那个有尊贵道德君子的言论,就少之又少听到了。唉,笔者若把成功王业的道理讲给居高位的人听,他们不出门户就可以治理好天下了。”
  曾子舆谦恭地站起来,走下坐席问孔子:“请问先生,什么是成功王业的道理吗?”孔圣人不解惑。曾子舆又说:“赶过先生你有空闲的时候也难,所以敢大胆向您请教。”孔夫子又不回复。曾子紧张而惊惧,谈起衣襟退下去,站在座位旁边。
  过了意气风发阵子,孔夫子叹息了一声,回头对曾子说:“曾子啊!差十分少能够对你谈谈东魏明君治国之道呢!”曾参回答说:“小编不敢感觉自个儿有了十足的学问能听懂你谈治国的道理,只是想通过听你的商议来上学。”
  孔丘说:“你坐下来,笔者讲给您听。所谓道,是用来彰明德行的。德,是用来保养道义的。所以未有道德,道义不能够被珍惜;未有道德,德行也回天无力踵事增华。固然有一国之内最棒的马,借使不可能按照科学的点子来行使骑乘,它就不容许在征程上跑步。八个国度正是有分布的土地和重重的寻常人家,假使帝王不用科学的措施来治理,也不可能成为霸主或完毕王业。由此,南宋圣明的天骄在内实行‘七教’,对外奉行‘三至’。‘七教’修成,就可以防备国家;‘三至’实行,就足以伐罪外敌。圣明圣上的治国之道,守吴国家,一定能重创千里之外的大敌;对外诛讨,也势必能得胜还朝。由此说,在内进行‘七教’,圣上就不会因政事而分神;对外实行‘三至’,就不至于举措不妥帖。那正是所说的后汉明王的施政之道。”
  曾参问道:“不为政事烦劳、不剖腹藏珠叫做明君,个中的道理能够讲给自己听听吗?”
  万世师表说:“东魏帝舜身边有两个得力臣子禹和皋陶,他决不走下坐席天下就治理好了。那样,皇上还只怕有哪些烦劳呢?国家政局不安,是太岁最大的苦闷;政令不可能进行是官府的罪责。要是实践十二分之蒸蒸日上的税率,公众服劳役一年不抢先三10日,让公民按季节步向丛林湖泊伐木渔猎而不滥征税,交易场地也不滥收赋税,这么些都是杂物之路,而圣明的主公节制田税和行使民众力量,怎么还只怕会浪费财力呢?”
  曾子问:“敢问怎么是七教呢?”
  万世师表回答说:“居上位的人珍视老人,那么下层百姓会越来越遵行孝道;居上位的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养比自身古稀之年的人,下层百姓会进一步体贴兄长;居上位的人释生取义,下层百姓会更为人道;居上位的人紧凑一代天骄,百姓就能够择良友而交;居上位的人注重道德修养,百姓就不会背着自个儿的见识;居上位的人忌恨贪婪的行事,百姓就能够以争利为耻;居上位的人讲肃清贪赃倡廉谦让,百姓就能够以不讲气节德操为耻。这便是所说的二种教育。那七教,是治理公众的根本。政教的尺度规定了,那治民的根本正是正确的。凡是身居要职的人,都以全体公民的楷模,轨范正还应该有何不正的吗?由此主公首先能做到仁,然后医师也就能够完成忠于太岁,而士也就会成功讲信义,民心敦厚民风朴实,男生诚实谨严女人忠心耿耿。那多个方面,是有教无类导致的结果。那样的引导散布天下四方而不会产生怨恨情感,用来治理普通家庭而不会遭逢拒绝。用礼来区分人的品级尊卑,以道德人情冷暖,根据礼法来职业,那么全体公民放弃恶行就犹如用沸水灌注小雪同样了。”
  曾子舆又说:“那样的治国方法确实是最佳的了,只是小编不足以进一步深切领悟它。”
  万世师表说:“你感觉这么些就够了吗?还会有吗!西魏圣明的天王治理百姓,遵照准则,必定要把土地分封下去,分别派官吏来治理。那样,贤良的人不会被埋没,顽劣的暴民也到处躲藏。派首席营业官领导日常检查定期考核,进用贤良的人,罢免贬职能力品德差的公司管理者。这样一来,贤良的人就能够欢悦鼓励,而技艺品德差的领导职员就能够失色。怜悯无妻或丧妻的晚年男生和无夫或丧夫的天命之年才女,抚育幼年失父的遗孤和夕阳无子的人,同情清苦清寒的人,误导百姓孝敬父母尊重兄长,选取有本事的人。三个国家产生那八个方面,那么四海之内就从未违反法律的人了。身居要职的人喜爱百姓,就好像手足爱护腹心;那么匹夫匹妇珍爱居上位者,也就好像幼儿对待慈母。上下能那样亲近,上边的一声令下百姓就能够遵循,措施也得以实行,公众会挂念他的德政,身边的人会心服口服,远方的人会来归附,那正是政治所到达的参天境界。打开手指可以见到寸的长短,展开手可知尺的长短,展开肘臂可以精晓寻有多少长度,那是近在身边的守则。周代的社会制度以三百步为龙腾虎跃里,1000步四方为风度翩翩井,三井合为如火如荼埒,三埒成为蒸蒸日上矩,五十里的疆域能够建大都市,分封百里的土地能够建国都,那是为了积贮生活所需的物料,让协调的人扶植东奔西走的人。由此,偏远地点的少数民族,纵然衣裳差异,言语不通,未有不归附的。所以说,未有市集交易百姓也不贫乏生活用品,没有深文峻法社会秩序也不会混杂。捕猎野兽鱼鳖不是为着雄厚皇城,征敛赋税亦非为了充实国库,这样精心地筹算是为着弥补灾年的贫乏,用礼节来防备淫逸奢靡。多一些诚信少一些文饰,礼法就能够获取服从,君主的话百姓就能够听信,圣上的一言一行就能产生都百货姓的范例。君王和全体公民的涉嫌就像饿了要进食,渴了要喝水同样;百姓信任皇帝就好像相信年复一年的准则同样。君王离人民虽远,可以为就如在身边同样,那不是间隔近,而是四海之内都可观望圣明的德政。所以不行使武力就有威逼之力,不必嘉勉财物臣民自然亲附,天下百姓都感受国王的人情。那正是所说的圣明天子守御国家的法子,也是能制伏千里之外仇人的原故。”
  曾子又问:“敢问怎么样是三至呢?”
  孔夫子回答说:“最高的礼节是不让给而全世界得到治理,最高的褒奖是不成本财物而天下的先生都很喜欢,最精美的音乐是从未有过声音而使百姓和煦。圣明的国王努力做到那二种极致,就足以清楚谁是能治理好天下的天王,天下的学子都能够成为他的地方官,天下的人民都能为她所用。”
  曾子问:“敢问那是怎么着看头呢?”
  孔仲尼回答说:“隋唐圣明的君主必定知道全世界全数贤良士人的名字,既领略他们的名字,又亮堂她们的其实能力,还明白她们的人数,以致她们所住的地点,然后把天下的爵号封给他俩使她们获得尊敬,那就是最高的礼节,不让给而天下得到治理。用满世界的禄位使中外的莘莘学子获得富饶,那便是参天的表彰,不开销财物而天下的文化人都会欢乐。如此,天下的人就能够侧重声誉,那正是最理想的音乐未有动静而使百姓和睦。所以说,天下最慈爱的人,能亲和满世界至亲的人;天下最明智的人,能任用天下使人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调的人;天下最能干的人,能任用天下最贤良的人。这三上边都做到了,然后能够向外讨伐。因而,仁慈者莫过于爱护人民,有智者莫过于知道受人尊敬的人,长于执政的天骄莫过于采用贤能的官僚。具有土地的天王能不辱职分那三点,那么天下的人都足以与她同呼吸共时局了。圣明君王征(Wang-Zheng)伐的国家,必定是礼法废弛的国度。所以要干掉他们的国君来改动这个国家的政治,慰劳那么些国度的平民而不掠夺他们的财富。因而圣明太岁的政治就如宋江,降下百姓就欢跃。所以,他的引导实行的限定越广博,获得亲附的民众越来越多,那便是部队出动能得胜还朝的由来。”
  
  【评析】
  那是孔丘与徒弟曾子百废具兴篇完整的对话。那篇对话又见于《大戴礼记·主言》。清人王聘珍感觉:“王肃私定《尼父家语》,盗窃此篇,改为《王言》,俗儒反据肃书,改窜金匮要略,亦作《王言》,非是。”他以为本篇充任《主言》。留意相比两篇,认为《大戴礼》本篇多有疏漏,比不上《家语》完整。本篇首要表达作为统领天下的王者,怎么着不出户牖而教导天下,其焦点是“内修七教,外行三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