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孙权:阿瞒叔,春暖花开,你该滚了!曹操:好嘞~

图片 1

文章来源知乎:

zhihu.com/question/291424194/answer/482208402

晋灭吴,

吴国战船难道是个摆设?

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01

因为长江上游尽在魏国掌握,

晋国的大船可以沿江而下。

换句话说,在水军装备上,

晋国已经不逊色于吴国了。

曹魏时代,

魏军一直拿长江天险没办法,

并不是简单的因为他们不习水战,

更重要的因素是,

魏军无法将成规模的大船开进长江。

我们看魏吴在长江上的战斗,

除了赤壁之战外,

魏军经常使用“油船”、“轻船”,而吴军则是“楼船”、“艨艟”、“斗舰”。

油船就是牛皮做船,外面涂上油,大概长这样:

图片 2牛皮船

油船,盖以牛皮为之,外施油以扞水。

《资治通鉴.胡三省注》

而东吴那边,

楼船是这样滴:

图片 3

楼船:船上建楼三重,列女墙战格,树幡帜,开弩、矛穴,置抛车、礨石、铁汁,状如城垒。

《通典.兵典》

三国时期的艨艟是啥样,

目前存在两种说法。

一种认为是先锋快船,不是战舰。

蒙冲:以生牛皮蒙船覆背,两厢开掣棹孔,前后左右有弩、矛穴,敌不得近,矢石不能败。此不用大船,务于疾速,乘人之不及,非战之船也。《通典.兵典》

还有一种说法,它的船头有撞角,用来撞击敌船,是战舰的一种。

外狭而长曰冲,以冲突敌船。

——刘熙《释名》

艨艟即蒙冲,战舰也。

《资治通鉴.胡三省注》

如下图:

图片 4《武经总要》蒙冲图

斗舰不用多说,

听名字就知道是战舰。

斗舰:船上设女墙,可高三尺,墙下开掣棹孔;船内五尺,又建棚,与女墙齐;棚上又建女墙,重列战敌,上无覆背,前后左右树牙旗、幡帜、金鼓。此战船也。《通典.兵典》

图片 5《武经总要》斗舰图

看了这些图后,

大家就能明白为什么魏军一直无法突破长江防线了。

两边部队在江上撞见,魏国的油船有赢的希望么?

02

213年的濡须之战,

曹操在晚上偷偷派出油船,

想奇袭中洲,结

果被孙权的水军发现了。

自然,跟着的就是一边倒的悲剧。

吴历曰:曹公出濡须,作油船,夜渡洲上。权以水军围取,得三千馀人,其没溺者亦数千人。《三国志.吴主传.裴注》

10年后,曹丕三路伐吴。

曹仁那一路又玩同样的招数,派部下划油船奇袭濡须中洲。

此时守将朱桓中了曹仁的声东击西之计,兵力不足。

但以艨艟斗舰打油船,兵少些也毫无压力啊。

时桓手下及所部兵,在者五千人,诸将业业,各有惧心…桓因偃旗鼓,外示虚弱,以诱致仁。仁果遣其子泰攻濡须城,分遣将军常雕督诸葛虔、王双等,乘油船别袭中洲。中洲者,部曲妻子所在也。仁自将万人留橐皋,复为泰等后拒。桓部兵将攻取油船,或别击雕等,桓等身自拒泰,烧营而退,遂枭雕,生虏双,送武昌,临陈斩溺死者千馀。《三国志.朱桓传》

曹休一路运气很好,遇到大风吹翻了吕范的大船。

于是曹休趁势派臧霸渡江进攻,取得了一定战果。

冬十一月,大风。吕范等兵溺死者数千,余军还江南。曹休使臧霸以轻船五百、敢死万人袭攻徐陵,烧攻城车,杀略数千人。《三国志.吴主传》

可是,臧霸等人用的是轻船渡江,虽然成功过去了万余人,但无法控制江面。只要南岸吴军防住了这一波,再用艨艟斗舰把轻船干翻,魏军就没办法了。

敌数以轻船抄击,琮常带甲仗兵,伺候不休。顷之,敌数千人出江中,琮击破之,枭其将军尹卢。《三国志.全琮传》

03

看到这里,小伙伴们可能要问:“为什么魏国造不出艨艟斗舰呢?”

实际上,不是魏国造不出来,而是造出来了也开不到长江里。

魏国水军想进入长江,在没有拿下蜀国之前,只有两条水道:

西魏战船难道是个摆放。一是沿汉水进入长江;

西魏战船难道是个摆放。二是沿淮河从中渎水进入长江。

可惜,这两条水道有个同样的毛病:一到冬天水位就不够,大船无法通行。

225年10月,曹丕造了n艘大船,开进淮河,并沿着中渎水向长江挺进,准备好好教训孙权一下。

蒋济劝他说,这样玩不行的,曹丕不听,还作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诗,表示:

西魏战船难道是个摆放。“谁云江水广,一苇可以航”!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中渎水道结冰了,曹丕的大船卡在中间,进退不得。

一个搞不好,被孙权突袭一波,这批船就变成吴军的了。

曹丕把心一横,准备将船都烧了,以免资敌。

辛亏蒋济站了出来,搞了一波水利工程,将船成功拉回淮河。

车驾幸广陵,济表水道难通,又上《三州论》以讽帝。帝不从,于是战船数千皆滞不得行。议者欲就留兵屯田,济以为东近湖,北临淮,若水盛时,贼易为寇,不可安屯。帝从之,车驾即发。还到精湖,水稍尽,尽留船付济。船本历适数百里中,济更凿地作四五道,蹴船令聚;豫作土豚遏断湖水,皆引后船,一时开遏入淮中。帝还洛阳,谓济曰:“事不可不晓。吾前决谓分半烧船于山阳池中,卿于后致之,略与吾俱至谯。又每得所陈,实入吾意。自今讨贼计划,善思论之。”《三国志.蒋济传》

冬十月,行幸广陵故城,临江观兵,戎卒十馀万,旌旗数百里。是岁大寒,水道冰,舟不得入江,乃引还。《三国志.文帝纪》

图片 6

既然由淮入江行不通,那么走汉水行不行呢?

228年诸葛亮第一次北伐被击退后,

司马懿建议从汉水(沔水)杀入长江,吊打孙权。

结果冬天水浅,大船开不动,只能算了。

司马宣王治水军于荆州,欲顺沔入江伐吴,诏郃督关中诸军往受节度。至荆州,会冬水浅,大船不得行,乃还屯方城。《三国志.张郃传》

04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既然冬天大船开不进长江,为什么不找暖和、水位高的时候出兵呢?

这是因为北方的陆军需要干燥的天气。

如果春夏出兵,水军可以坐大船进入长江,可陆军就麻烦了。

仔细读《三国志》可以发现,魏国无论是曹操、曹丕,还是王昶、王基、司马师,攻打吴国都喜欢冬天出兵。

十八年正月,曹公攻濡须,权与相拒月馀。

……

二十一年冬,曹公次于居巢,遂攻濡须。

《三国志.吴主传》

是月(冬十月),孙权复叛。复郢州为荆州。帝自许昌南征,诸军兵并进,权临江拒守。

……

冬十月,行幸广陵故城,临江观兵,戎卒十馀万,旌旗数百里。是岁大寒,水道冰,舟不得入江,乃引还。

《三国志.文帝纪》

十二月甲辰,东海王霖薨。乙未,征南将军王昶渡江,掩攻吴,破之。

三年春正月,荆州刺史王基、新城太守州泰攻吴,破之,降者数千口。

……

冬十一月,诏征南大将军王昶、征东将军胡遵、镇南将军毌丘俭等征吴。

《三国志.三少帝纪》

冬天寒冷干燥,限制了魏国的水军(大船不能进入长江),但同时也限制了吴国的水军。

江淮之间的各种小支流、小湖泊要么结冰、要么干涸,魏武铁骑反而可以四处驰骋。

虽然在长江上钢不过你,但长江之外我能打得你满地找牙!

这种时候,吴国的策略一般就是“龟”。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先让你魏得意几天,待到春风化雨时,你最好快点跑,否则劳资让你哭。

213年的濡须之战,魏吴从正月对峙到二月,孙权就写了个便笺给曹操说,春潮将至,您快跑吧!

曹操看了笑道,孙权还真实诚啊!

于是退军了。

权为笺与曹公,说:“春水方生,公宜速去。”

别纸言:“足下不死,孤不得安。”

曹公语诸将曰:“孙权不欺孤。”

乃彻军还。

《三国志.吴主传.裴注》

222年正月,夏侯尚、张郃攻江陵,打得吴军节节败退,朱然困守孤城。

魏军能取得如此大的优势,正是因为江陵一带冬天水浅,吴军大船过不来,而魏军可以用浮桥轻易在江面来回。

潘璋表示,我们先到上游龟缩一下,让朱然兄弟自个儿坚守。

等冬天一过,江水一涨,劳资顺流放火杀他个片甲不留!

魏将夏侯尚等围南郡,分前部三万人作浮桥,渡百里洲上,诸葛瑾、杨粲并会兵赴救,未知所出,而魏兵日渡不绝。

璋曰:“魏势始盛,江水又浅,未可与战。”

便将所领,到魏上流五十里,伐苇数百万束,缚作大筏,欲顺流放火,烧败浮桥。

作筏适毕,伺水长当下,尚便引退。

《三国志.潘璋传》

当然,魏国那边也有高人。

董昭一听夏侯尚张郃用浮桥运送步骑兵攻城,吓尿了,赶紧劝曹丕命令他们撤回来。

一旦不能在入春前攻克江陵城,江水一涨,浮桥那边的魏军就统统死啦死啦滴!

大驾幸宛,征南大将军夏侯尚等攻江陵,未拔。时江水浅狭,尚欲乘船将步骑入渚中安屯,作浮桥,南北往来,议者多以为城必可拔。昭上疏曰:

”武皇帝智勇过人,而用兵畏敌,不敢轻之若此也。夫兵好进恶退,常然之数。平地无险,犹尚艰难,就当深入,还道宜利,兵有进退,不可如意。今屯渚中,至深也;浮桥而济,至危也;一道而行,至狭也:三者兵家所忌,而今行之。贼频攻桥,误有漏失,渚中精锐,非魏之有,将转化为吴矣。臣私戚之,忘寝与食,而议者怡然不以为忧,岂不惑哉!加江水向长,一旦暴增,何以防御?就不破贼,尚当自完。奈何乘危,不以为惧?事将危矣,惟陛下察之!“

帝悟昭言,即诏尚等促出。贼两头并前,官兵一道引去,不时得泄,将军石建、高迁仅得自免。军出旬日,江水暴长。

《三国志.董昭传》

最后,夏侯尚非常惊险地在水涨之前撤退了,攻打江陵功亏一篑,朱然成功获得”胆守无双“称号。

05

总之,魏武铁骑需要在干燥冬天横行于吴国境内,但魏国的艨艟斗舰此时却无法开进长江。

水、陆两条胳膊,魏国一直只能伸出一条和吴国打,所以总打不开局面。

263年,蜀汉被司马昭灭亡了,从此长江上游被魏国(晋国)拥入怀中,一直困扰北方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即使冬天出兵,也能水陆并进了!

王濬在益州大力打造各种楼船斗舰。

冬天水浅进不了长江了?

笑话,劳资现在就站在江上了!

武帝谋伐吴,诏濬修舟舰。

濬乃作大船连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馀人。

以木为城,起楼橹,开四出门,其上皆得驰马来往。

又画鹢首怪兽于船首,以惧江神。舟楫之盛,自古未有。

濬造船于蜀,其木柿蔽江而下。

《晋书.王濬传》

事情到了这一步,吴国的灭亡已经进入倒计时了,用张悌的话说,就是“吴之将亡,贤愚所知”。

280年正月,王濬开着他的楼船沿江东下,三月十五日进入石头城,孙皓投降。

图片 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