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说曹雪芹也写到一些他不喜欢的人,比如贾赦、贾珍甚至王夫人,邢夫人等等,他都没有写得这么露骨,包括薛蟠在内,包括贾琏。曹雪芹写赵姨娘的时候,那种极度的厌恶是非常非常明显,这和他写别的人物有时候正话反说,反话正说,不一样。赵姨娘在曹雪芹笔下,可以说是处处不得超生,曹雪芹对她是毫不留情,表现出他那种无法抑制的对赵姨娘的厌恶之情。你看小说里头没有一个人说赵姨娘的好话,赵姨娘是这个小说里面惟一的重要人物里头惟一没有任何朋友的人。她的女儿说她不好,儿子说她不好,其他的人更不用说了,都说她不好,比如说李纨和宝钗等人就说,素日赵姨娘每生诽谤,常常弄出一些事情来诽谤别人,结果使得探春在王夫人跟前也为赵姨娘所累,就是连累。平儿的脾气是非常好的,平儿是轻易不褒贬人的,再说她是个丫头,赵姨娘地位要比她高,赵姨娘不管怎么说是半个主子了,是姨娘了,平儿还没到这身份呢,按说平儿是不能够随便那么褒贬她的,可是平儿都忍不住,平儿有一次就批评那些媳妇婆子,她说赵姨奶奶原有点倒三不倒两,意思就是赵姨奶奶本来就有点颠三倒四,神经兮兮的,你们怎么跟她搀和呢。按说赵姨娘她虽然只是半个主子,可她毕竟是贾政的妾,而且她生了一儿一女,按照身份只有贾母王夫人这一级的才能够训斥赵姨娘,可是在小说里头王熙凤就毫不客气地训斥赵姨娘。在二十回王熙凤就借训斥贾环的机会,结结实实地教训了她一顿,说他,贾环现在是主子不好了,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就是你这做妈的,你没有资格教育你儿子,王熙凤还很生气地对贾环说,你不听我的话,反叫这些人,这些人就是指赵姨娘,反叫这些人教坏了,教得歪心邪意,狐猸子霸道的,自己不尊重,要往下流走,安着坏心,还只管怨人家偏心。王熙凤这是指桑骂槐呢。探春很受王夫人的疼爱,凤姐呢,也早就看出探春非常能干,想呢要拉她做个左膀右臂,和她协同大家做了臂膀,五十五回那么说,探春这个女孩子非常有特点,她有两个大的特点,一个是期男意识,第二个就是反庶意识,庶就是庶出,她不是嫡出,她是妾生的,所以她特别不愿意让人提到她是赵姨娘生的。而赵姨娘呢,偏偏每次闹事总要提到我是你亲妈,你连亲妈怎么着,你连亲舅舅就怎么着,揭探春的伤疤,当然探春在这个问题上有她势利的一面,那么在这个地方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赵姨娘是很让人讨厌,闺女讨厌,儿子讨厌。而且曹雪芹有的地方显然是故意让赵姨娘出丑,让她出丑,曹雪芹觉得非常高兴,非常快乐。最典型的是60回由茉莉粉、蔷薇硝、玫瑰露、茯苓霜引起的一场混战,当时赵姨娘打了芳官一下,这个芳官就一头撞向赵姨娘,结果呢,藕官、蕊官、葵官、豆官总共是五官,五个小戏子,围攻赵姨娘,把赵姨娘弄得狼狈不堪。而晴雯等在旁边什么呢?故意拉偏手,晴雯高兴得要命,晴雯的笑是反映了曹雪芹心头之乐,曹雪芹就是要借晴雯和这些小丫头们,来揍赵姨娘,要让她出丑,要惩罚她。所以晴雯之笑反映了曹雪芹为自己设计的这一场,小小的闹剧而开心不已。

  主要从事小说创作、《红楼梦》及古代小说研究,现当代文艺批评、中国文化研究。著有历史题材长篇小说《文明太后》上下卷(南海出版公司2004),《红楼梦魅力探秘》、《红楼梦创作方法论》(文化艺术出版社1994、1998等),主编书籍十余种,在41种报刊上发表红学、美学、史学、文化学、文艺评论等学术性文章100余篇,主要有:《质疑康雍乾“盛世”》、《评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化的世界地位》、《大观园为什么没有原型》、《论鲁迅对的评价》。

  (编辑:兰华犂丛矗篊CTV.com)

  那么,第二个理由可能是这样解释了。曹雪芹在赵姨娘这个形象的塑造上,是存在着脸谱化简单化的缺点的,可是话又说回来了,《红楼梦》当中这么多人物形象,都写得这么丰满,层次很多,多侧面多层次,那么经得起琢磨,有那么多内涵可以挖掘。而赵姨娘为什么就没有什么可挖掘的呢?是这么一个平面型的人物,这不像是曹雪芹写出来的。当然了,你如果说她有缺点,也不是不可以,曹雪芹就没有缺点,《红楼梦》里头也有缺点,但是那里头都是非常小的缺点,尤其是长篇小说,有些缺点是不可避免的,小毛小病,像赵姨娘这么重要的人物出场这么多,这么写,必有缘故,好,在排除了创作上的失误和为了反衬探春突出某些人物,这两种可能之后。

www.53138.com,  长相平平、举止粗俗的赵姨娘尽管不符合贾府选择媳妇的标准,但她还是冠冕堂皇地成了贾政之妾,贾府的半个主子。然而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在《红楼梦》里,曹雪芹有一套独特的美学原则,以至于他笔下的女性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而赵姨娘却是一个典型地违背曹雪芹审美原则的一个人物,为什么她也会出现在《红楼梦》里,实在是莫名其妙。

央视国际2005年01月27日15:25

53138太阳集团其他网,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赵姨娘这个人物非常可疑。首先赵姨娘的身份合理性,很不充分,她缺乏充足的身份合理性。也就是说,像赵姨娘这样的女人,她怎么可能成为贾政之妾呢?贾府对于男主子的妻子或者妾或者是重要的丫鬟是有非常明确的标准的,有两条标准。29回张道士对贾母说起,给宝玉提亲的时候,贾母有一段话非常重要,她说“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她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她几两银子罢了,只要模样性格难得好的。”我们注意到了,两条标准,第一是模样,第二是性格。贾母这一段话里头两次提到模样,一次提到性格。模样可就是用咱们现在话来说艺术标准第一,性格有点像政治标准,这性格应该比模样重要,但是贾府挑选男主子的妻子的时候,妾的时候都是这样,模样第一,性格第二。为什么模样是天生的?改不了,那会儿还没有美容院,没有什么人造美女。性格是可以调教的,尤其在贾府这种环境当中,礼制非常严格,你很多地方你不改也得改,那么是不是光是对主子的妻子,给宝玉找一个妻子是这种标准呢,不是。包括妾,包括通房大丫头在内,都是这个标准,比如说贾赦要强娶鸳鸯,邢夫人给她做工作不是讲嘛。贾赦另外想买一个,找了不少,不是模样不好,就是性子不好,你看模样性子两个标准。模样在前头,性子第二,再比如说李纨她们,王夫人她们谈到这几个大丫头的时候,比如说平儿,44回,贾母就说平儿是什么,美人胚子。39回李纨说平儿这么个好体面模样。而且平儿呢为人善良,脾气平和,处事公道,善解人意,贾府上下有口皆碑。为什么这些妾,这些大丫头模样也那么重要呢?因为贾府有一个规矩,这是兴儿在和尤二姐讲的时候曾经谈到的。就是贾府的主子只要大一点,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懂男女之情的情况下,他就要放一两个人在屋里,就不让他在外头走邪的。也就是说,放一两个漂亮的丫头在他屋里头,这样的话呢,就能够拢住这个少年主子的心,要不然他在外头万一弄出什么事来,弄个病的,弄得影响不好了。所以这种重要丫头,她首先是必须非常漂亮,第二个性格比较好。另外一个像贾府这样的,经常有达官贵人拜访,有时候还要进宫,女眷她也要和别的那些达官贵人的女眷交往,他的这些夫人和重要的妾有时候参加一些活动,你必须模样好看,要不然会有失身份。至于性格那更重要了,因为有些不要说是夫人了,有些重要的大丫头,比如说像平儿,她有时候要代主子行使某些权力,如果她缺乏修养,她就处理不好那么复杂的人际关系,所以模样好性格好,是贾府给男主子挑选妻子妾和重要丫头的两大标准。

  另外一点更加值得怀疑的是赵姨娘这个艺术形象,不符合曹雪芹塑造人物形象的一贯的美学原则。《红楼梦》当中稍微重要一点的角色,都不是单线条平面型的,而是立体感强,血肉丰满,具有多侧面多层次丰富内涵的,曹雪芹从来不对这些人物形象加以简单化,脸谱化,漫画化的处理。很显然,丑不丑写,丑不全丑,这是曹雪芹塑造人物形象的一个重要的美学原则。但是呢,赵姨娘却是一个突出的例外,她是《红楼梦》当中几十个比较重要人物的当中惟一写得十分入骨,恶在表面,形象中没有任何一点亮色的人。她和那么多复合型的人物比较,她是单线条平面型的,在前八十回当中,从她出场到结束,差不多有五十回的样子吧,她始终在扮演着一个反衬别人光芒的,廉价的丑角,说得通俗一点,赵姨娘简直是通篇不说人话,不懂人事,不像人样,全无大贵族家庭中妾的言语作派。赵姨娘看起来似乎攻于心计,比如她的几大杰作,尤其跟马道婆,宝玉和凤姐那场戏,看起来她攻于心计,处处算计别人,小算盘打得很精,实际上她却是头脑简单,愚不可及,她事事出丑言行无一得体,即使她的那几件杰作,不是表现出一个城府很深,攻于心计很有手腕的这样一种坏人的艺术形象,而显露出一个什么呢?下层社会泼妇的嘴脸,你看在宝玉中魔法已经气息奄奄,贾政都已经完全失望,当时贾府上下乱作一团的时候,贾母等哭得寻死觅活,贾母都要寻死觅活,赵姨娘当时怎么说?赵姨娘迫不及待的对贾母说,说老太太也不必过于悲痛,哥儿已是不重用了,不如把哥儿的衣服穿好,让他早些回去也免些受苦,只管舍不得他,这口气不断,他在那世里也受罪不安生。在大家万分悲痛的场合下,赵姨娘居然说这个话,气得贾母当时就吐了一口唾沫,把她骂了个狗血喷头,赵姨娘完全不像大贵族家庭妾的作派。

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  另外赵姨娘的言语粗俗,骂人用脏字,在《红楼梦》里绝对是第一,要说骂人带脏字,王熙凤甚至晴雯,她们有时候偶尔也用,但是这个一般都是口头禅。赵姨娘的骂人可真是不带重样的,你看在60回她跟几个小丫头吵架打架的那一场里头,这短短二百字里头,她就骂了小淫妇、小娼妇、小粉头还有比这更难听的,说不出口的脏字,不下十处,二百字当中。总之呢,赵姨娘这个形象她没有很丰富的内涵,尽管她的活动很多,从戏份来说,她在《红楼梦》里边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可以划为二等人物。但是这个人内涵比较浅薄,没有什么可挖掘的东西,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小说中曹雪芹充满了对赵姨娘的极度厌恶之情。

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  他可能爱上第二类的女性是什么样的女性呢?是淑女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谓淑女型她不一定长得非常漂亮,长得一般,还可以,但是由于非常有修养,所以有书卷气,脾气非常好。因此他和美女型有所不同,当然美女型有的也可能是有很高贵很高雅的气质,但是美女型首先得非常漂亮才行,那么淑女型呢,它是一种内秀,内在的美,赵姨娘肯定更不是了。像贾政这样的年轻的时候诗酒放诞之人,后来是个正统型的官员,他这种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好逑呢?所以赵姨娘这么粗俗愚蠢自私令人厌恶的女人,怎么会成为贾政之妾,她的身份的合理性很值得怀疑,这是第一个问题。

  内容简介:赵姨娘,《红楼梦》里惟一的一个反面人物。她行动萎缩、言语粗俗,为什么会成为贾政之妾?她心狠手辣、坏事做尽,为什么会成为贾府的半个主子?她的儿子无视她的存在,她的女儿视她为耻辱。赵姨娘,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曹雪芹给了她那么多厌恶和丑陋的字眼?

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  (全文)

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  那么曹雪芹现在这样写赵姨娘,显然是情有独钟,但是这个情不是爱,而是憎,是永不宽恕的憎恨。但是,由于曹雪芹生平的资料留下的太少,所以我们不知道曹雪芹为什么要这么憎恨这个女人,要把她写成这个样子?所以我只能做一点推测,供大家参考。心理学研究证明,成年人的行为和个性特征是受到出生后最初几年的事件的影响的。这是一位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的论断,而且可以说是得到了广大心理学家公认的,儿童的心理十分稚嫩脆弱,天性需要爱抚,对伤害格外敏感和恐惧,尤其是一些特别严重的伤害,往往会给儿童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这种伤痕,会永不磨灭,那么对一个作家来讲,对他不仅会造成性格心理上的影响,而且在他的作品当中常常会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这种心理。《红楼梦》它不是自传,但是它里面多多少少有一些曹家的影子,有许多曹雪芹本人的感受、感悟。那么,我们不知道曹雪芹那些具体的生活经历,所以我只能猜想,曹雪芹在他们家,被抄家以后他跟随祖母,就是曹寅的妻子,就是小说贾母的原型,跟随祖母从南京回到北京住在崇文门外蒜市口十七间半房,过着清苦的生活。那么他可能也听说了一些家庭里面的事情,因为他那时候很小,到底多大,现在说不准,有好几种说法。如果他年龄稍微大一点,那么他就可能赶上了南京抄家的时候,如果他年龄小一点,他就可能从他的祖母和他的母亲或者是其他的亲属还有仆人那儿,老仆那儿听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所以我想曹雪芹生活当中,很可能曾经遇见过一个非常坏的女人。这个女人在他们家败落的时候曾经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甚至有可能直接伤害过幼年的曹雪芹。使他留下了永远不可磨灭的伤痕,因此,在他的心里,在他的潜意识当中,这个女人是绝对不能饶恕的。即使他不想把她丑化,他的文笔也会向着这个方向去发展,憎恶这个女人,已经成为他一种无法排解的本能式情绪,他只有把这个女人写成这样,才能宣泄他多少年来的憎恨,于是,赵姨娘终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  鲁迅曾经说过,《红楼梦》这部小说打破了以往塑造人物的脸谱化、简单化的模式,好人不一定都好,坏人不一定都坏。但是赵姨娘却是《红楼梦》中的一个例外,是纯粹的反面人物,在贾府里,她没有人缘儿,贾母骂她是“混账老婆”、贾政恼了,也要大声怒斥。就连她的女儿、儿子也不把她放在心上。那些小丫头们也瞧不起她。这么一个讨人厌烦的人物为什么会成为贾政的妾呢?实在是莫名其妙。

  赵姨娘这人物身份很特殊,她被称为是半个主子,她是贾政之妾,是贾环和探春之母。按理说,封建社会很讲究母以子贵,可是,她还要干杂活,比如打莲子,搬个什么坐垫之类的,这倒也没什么。因为迎春的母亲周姨娘也要干这个事,但是呢,赵姨娘在《红楼梦》当中的表现很引人注目,可以说《红楼梦》中所有的好事都没有她的份。比如有很多重要活动,连比较体面一点的丫头都提到了,里边都有她的戏,可是就没有赵姨娘的份。在《红楼梦》前八十回当中,在所有比较重要的人物当中,她没有一丁点儿亮色,像贾雨村也好,甚至贾珍,甚至贾赦,甚至薛蟠,这种人身上多少曹雪芹给他一点亮色,赵姨娘身上一丁点儿都没有。她出场频繁,可是怎么会没有一点亮点呢?这样的女人赵姨娘这样的女人她怎么会成为荣国府主子贾政的妾呢?曹雪芹为什么要这样写?我感到莫名其妙。

  那么,赵姨娘是个妾,她原来是丫头,那么她因为有了孩子以后,所以就升为姨娘,成了半个主子。那么贾府的这些妾很明显,她要么是长一辈,让他正式娶的妾,要么是放在他房里,然后有了孩子以后,升为妾的。这两种情况,一种是长辈给的,一种是他自己爱上的,喜欢上的,然后有了孩子以后升上来的,我们看一下,赵姨娘是不是符合这两条标准,赵姨娘不符合,我们首先看一下赵姨娘的岁数。因为没有直接写到赵姨娘的岁数,我们只能做一点考证。王夫人讲到了,因为当时贾政打宝玉的时候,王夫人讲到,我都快五十岁了,那么也就是说,贾政也应当是五十岁左右,那么有一回曾经写到赵姨娘就是六十回,她拿了一包茉莉粉,飞也似往园中去,跑得非常快。赵姨娘的岁数如果比王夫人大,就是说在贾政娶王夫人之前,她就已经是妾了。那么她那时候就应该不小于五十岁了,她就飞不起来了,是不是,就跑不了那么快,这是一个。第二个,赵姨娘她之所以能够从丫头升为妾,是因为她生了这个孩子,但是她的两个孩子年龄都比宝玉小,小说开始的时候,探春可能是也就是十岁十一岁,因为那个时候宝玉才十二三岁,十三四岁。所以,赵姨娘的年龄那个时候应当大体上是三十岁左右,也就是说,是贾政娶了王夫人多年以后,王夫人生了贾珠和元春多年以后,才出现赵姨娘的,或者说这位姓赵的女人才由丫鬟升为姨娘的。因此,赵姨娘她在成为姨娘的时候,不可能是因为贾府为了续香火,而娶这个女人的,让她变成妾的,所以就是说,她不可能是长辈的主意,因为那时候已经有贾珠和宝玉两个男孩了,不可能这样,这是就是说把长辈放在他屋里头的,或者长辈给他做妾的这个可能就排除了。

  (来源:cctv-10《百家讲坛》栏目)

  好,现在我们就回到开头那个问题了,就是说赵姨娘这样的人她怎么会成为贾府之妾?显然是不合理的,她不可能啊,那么曹雪芹为什么要把赵姨娘写成这样呢?最简单的分析当然是为了突出为了反衬探春,这个妈非常恶劣,非常恶心,当然探春呢,受到了王夫人她们的教育,探春各方面非常出色。而贾环呢,受了他母亲的影响,所以干了很多坏事。可是这个说法禁不起推敲,就是说曹雪芹如果要反衬他也不一定就非要用这种丑化脸谱化漫画化的手法来写赵姨娘,他完全可以把赵姨娘写成一个攻于心计,城府很深,阴而不露的这么一个女人。那么这个形象它的艺术价值可能会超过现在赵姨娘这个形象,当然话又讲回来,《红楼梦》里面赵姨娘如果搁在一般的小说里面,一般的优秀小说里面,那很说得过去了,因为赵姨娘写得确实非常生动,谁都忘不了这个女人。可这是《红楼梦》,这是曹雪芹啊!曹雪芹怎么会把她写成这样?曹雪芹不会想不到他如果把她写成一个非常有城府有心计的女人,这个形象会更加丰满,这个反衬的作用可以发挥得更好。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第二种情况,就是贾政自己爱上了这个姓赵的女人呢?我们来看一看,七十八回贾政曾经讲到,他说他从前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一,爱写诗,舞文弄墨,爱喝酒,放诞,放诞就是不拘小节,那么喜欢舞文弄墨,饮酒吟诗,不拘小节的这种文人,一般地说只会爱上两种女人。第一种是极富魅力的美女型,非常漂亮,看了以后一见钟情,不顾一切,爱上了。后来有了两个孩子,那么有了一个孩子以后,这个丫头就升为姨娘了,成为妾了。那么赵姨娘是不是美女呢?显然不是,为什么?小说里面没有直接描写赵姨娘到底漂亮不漂亮,但是我们可以考证出她不漂亮。当然,她可能不难看,但是我们知道在美女和丑女之间有很大的空间。从哪儿我们可以做出这个推断,我们看,赵姨娘生了一儿一女,探春是非常漂亮,小说里边写到:削肩细腰,长条身材,鸭蛋脸面,俊眼秀眉,顾盼神飞,文才精华,见之忘俗。哎呀,她是非常美。因此呢,探春迎春和惜春并称为贾府三艳,三个美女,赵姨娘的儿子贾环长得就不怎么样了,小说里边二十三回通过贾政的眼光看到宝玉怎么样,贾环怎么样?有八个字的评语,贾政一看贾环生得“人无萎缩,举止荒疏”,意思就是容貌举止庸俗不大方。那么可以肯定贾环虽然长得不一定很丑,但是肯定是不漂亮,长得非常一般,那当然了,也可能是贾环像贾政,像他爸,探春像她妈,我们再来进一步排除,看看到底是像谁。贾政和两个女人有几个孩子,贾珠已死,贾兰是孙子,咱们不去看他,因为中间又多了一个李纨在那儿呢,我们就看活着的。元春那肯定是绝对是个美人,她要不美,不可能选入宫中,升入贵妃,这不用说了,贾宝玉那是美男子,都有点女性化了,美得,这没问题。这样呢,我们就可以推算出来贾政和两个女人生了五个孩子,现在还健在四个,四个当中有三个都挺漂亮。所以比较下来,赵姨娘模样漂亮的概率极低,我们当然不能把话说绝了,但是我们从概率上可以推算出来,概率非常低。也就是说赵姨娘可能长得不是很丑,但是肯定不漂亮,她肯定不能算是一个美女型的女人,那么这个诗酒放诞之人。

  主讲人简介:周思源,1938年4月生,浙江杭州市人。1957年毕业于无锡市第一中学,196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现任北京语言大学汉语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鲁迅研究会会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红楼梦学刊》编委,中国中外传记文学研究会理事。

  在北京大学、中央电视台、中国现代文学馆、鲁迅文学院、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新加坡国家电台等国内外场所多次做学术报告,主要有《说不尽的〈红楼梦〉》、《〈红楼梦〉的创作方法》、《大观园为什么没有原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红学热点》、《正确看待康雍乾之世》、《从〈水浒传〉谈现代企业管理》等,应中央电视台8套、10套、12套等频道邀请多次参与策划与点评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

  赵姨娘恶毒、卑鄙的表现不但在贾府上下,得不到同情和支持,就是在曹雪芹这里,也出尽了丑态,在曹雪芹笔下,只要遇到了赵姨娘,文字就转变了方向。尽管《红楼梦》里也有一些曹雪芹不太喜欢的人物,但他们的形象也没有赵姨娘这么让人不齿。曹雪芹为什么单单对赵姨娘感到厌恶呢?实在是莫名其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