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八遍行动,织布无法成纹。牵牛星儿闪亮,拉车不过不成。启歌唱家在东方,金曜在西方。天毕星柄儿弯长,倒把它张在路上。

  10、佻佻(条tiáo):《释文》引《韩诗》作“嬥嬥(挑tiǎo)”,美好。

  26、鞙鞙(捐juān):《尔雅》作“琄琄(眩xuàn,又读捐juān)”,玉圆貌。璲(遂suì):“瑞”字的假借,宝玉。

  30、跂(齐qí):歧。织女三星(Samsung),下二星像两足差距。

  13、冽(列liè):寒。氿(轨guǐ):从旁出,流道狭长的泉叫做“氿泉”。

  39、斗:南斗星。南斗六星聚成斗形。当它和箕星同在南方的时候,箕在南,斗在北。

  旁流的泉眼清冷,别浸着割下的柴薪。为啥苦苦长叹,可怜本人疲惫的人。什么人要用这个薪柴,还得拿车儿装载。可怜自身疲惫的人,休息难道不应该。

  5、睠(眷juàn):“眷”的异体字。回想之貌。

  南边有座箕星,不可能拿来簸糠。北边有座斗星,不能够拿来舀酒浆。西边的箕星,舌头不可能伸长。北部的斗星,柄儿举向天堂。

  27、长:是说杂佩的长。杂佩虽长而有珩(横héng)、璜、琚(居jū)、瑀(雨yǔ)都以小玉,不足宝贵。西人崇尚豪华,所以不用普通的长佩只用琄琄的宝玉。而东人连普通的长佩都不得佩。

  22、私人:私家仆隶之类。(舟人、私人,当时恐怕有所指。)

  41、翕(吸xī):读为“歙”,缩。箕星的形状口大而底短缩,那样的箕本不能够簸扬。

  32、报:复,正是过往的情致。织时要将纬线一来一去,然后成纹。织女空有织名,不可能屡屡,所以无成。

  1、饛(蒙méng):食品满器之貌。簋(鬼guǐ):古读如“九”,盛食物的装备,圆筒形。见《小雅·伐木》篇。飧(孙sūn):犹“食”

  34、服:驾。箱:指车箱(车内容物之处)。以上二句是说这星名称叫牵牛而不能用来驾驶。《文选·思玄赋》李善注引作“不可能服箱”。

  23、僚:又作“寮”,官。试:用。以上四句是说西人之中有些社会身份地下的人也是有拉长的物质享受或有一定的权位。相形之下更见得东人之苦。

  4、君子、小人:指贵族与公民。来往于周道的多是有公务的“君子”,他门的行进被“小人”所注目。

  21、裘:古读如“期”。那句是说以熊罴的皮为衣,即所谓粲粲衣裳。(《庄子休》以“丰狐”、“文罴”并提,熊罴之裘似与狐裘同样爱惜。)

  33、睆(缓huǎn):明貌。牵牛:星名,俗称扁担星。

  15、契契:忧苦。

  40、挹(易yì):用勺酌水。斗本来是挹取液体的用具,既不能够挹酒浆,也是空有斗之名。

  20、舟人:犹“舟子”。

  29、监:鉴。镜子叫做“鉴”,以镜照形也叫做“鉴”。古人以水为鉴。以上二句是说天河鉴人独有光,不见影。

  7、小东北大学东:“东”指东方之国,远为大,近为小。

  6、潸(衫shān):涕下貌。东方的贡赋便是由那平直大道输送给周人,所以望之生悲。

  东方的后进,穷苦没人慰问。西方的子弟,衣裳鲜亮照人。船户的子弟,身穿熊皮轻暖。家奴的下一代,都来当吏当官。

  维南有箕,不得以簸扬。维北有斗,不能挹酒浆。维南有箕,载翕其舌。维北有斗,西柄之揭。

  36、毕:星名。共八星,形状像田猎时所用的毕网(有柄的网)。捄:形容毕星的柄。

 腹心之子。 [余冠英今译]

  19、西人:指周人。

  28、汉:云汉,就是天河。

  17、薪是获薪:上“薪”字是动词,言用来供炊。连下文正是说若要把获薪当薪来采用,还足以用自行车载(An on-board)往别处,防止持续被水浸。对疲劳的东人也该让他息一息,不然就不堪役使了。

  或以其酒,不以其浆。鞙鞙佩璲,不以其长。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整天七襄。

  38、箕:星名,见《小雅·巷伯》篇“南箕”条注。簸:扬米去糠。以上二句是说箕星徒然叫做“箕”,不能够拿来簸糠。

腹心之子。  9、纠纠葛屦(句jù),能够履霜:此二句见《魏风·葛屦》篇。

  31、襄:驾。七驾言移动地方九回。三日七辰,每辰移动三回,因此称为“七襄”。(一昼夜分为十二辰,经常以自虎时到羊时为昼,共七辰。)

  [题解]

  18、职:专任。来:读为“勑(赖lài)”,慰勉。以上二句是说东方诸国的人专担负辛苦的事而得不着劳(烙lào)勑(劳勑:慰勉)。

腹心之子。  11、周行:即周道。

  远近的东方之邦,织机上搜刮精光。葛马丁靴丝带缠绑,穿起来就是寒霜。美貌的纨绔子弟,大路上来来往往。来了去去了又来,真教笔者望着心伤。

  24、以:用。“或”字贯四句。

  有人相当多吃酒,有人喝浆不得。有人佩着宝玉,有人杂佩也没。天上有条天河,照人有光无影。织女分开双脚,一天九遍行动。

  饭盒儿装得逐步,饭匙儿长柄弯弯。大路好像磨平,直得好像百条根。贵大家来来往往,小生灵瞪着两眼。回回转眼睛了再看,忍不住双泪涟涟。

  35、启明、长庚:同是紫炁星的异名,朝在东面,叫做“启明”,晚在天堂,叫做“长庚”。

  12、疚:病痛。那去了又来的佻佻公子正是来收刮贡赋的人,所以使小说家“心疚”。

  有冽氿泉,无浸获薪。契契寤叹,哀笔者惮人。薪是获薪,还不错载也。哀作者惮人,亦可息也。

  3、周道:大道或官路。见《桧风·匪风》篇。砥(抵dǐ):磨刀石,磨物使平也叫砥。如砥:言其平。

  小东北大学东,杼柚其空。纠纠葛屦,能够履霜。佻佻公子,行彼周行。既往既来,使自己心疚。

  有饛簋飧,有捄棘匕。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君子所履,小人所视。睠言顾之,潸焉出涕。

  14、获薪:已割的山菜。以上二句言获薪无法让水浸湿,浸了将要腐烂,比喻辛劳的东人不堪再受侵蚀。

  东人之子,职劳不来。西人之子,粲粲衣服。舟人之子,熊罴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试。

  [注释]

  虽则七襄,不成报刊文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捄天毕,载施之行。

  那是东方诸侯之国的人困于赋役,怨刺周室的诗。相传小编是谭国人。谭国在今安徽省历城县西北。从第一章到第五章上半篇都是以周人的生活和东人相比较,写东人的不便和怨愤。从第五章后半以下历举天上星宿有空名无实用,见出不创造的事无处不设有。

  16、惮(但dàn):亦作“瘅(但dàn)”。惮人:疲劳的人。

  25、浆:薄酒。以上二句是说有人用酒,有人连浆也不能够用。那是将西人和东人相比较,下二句仿此。

  2、捄(求qiú):通作“觩”,角上曲而长之貌,形容匕柄的模样。匕是饭匙或羹匙。以上二句是说周人饮食丰足。

  37、施(易yì):犹“张”。行:路。毕是手持掩兔的小网,拿来张在中途,当然更不会有实用。

  42、揭:高举。南斗的柄常指西而高举。用斗挹酒必须将柄保持平衡,柄高则斗倾左边而酒外泻。小说家提出斗柄的偏侧可能又有暗中提示授柄西人,向西面挹取的意趣。《集传》:“斗西揭其柄,反若有所挹取于东。”

  8、杼柚(柱逐zhùzhú):是织机上的四个部分。杼持纬线,柚受经线。“杼柚其空”是说富有丝布被周室搜刮将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